Chipher

【叶黄】灰


——本文以歌曲《小三》为剧情大纲,注意避雷
——终于你做了别人的小三~
——cp及歌曲来自基友点梗 @SiO₂ 
——cp叶黄,一句话喻王,其余自由心证
OK? Go

在北京遇到黄少天,叶修多少有些意外。毕竟现在不是旅游的好季节,黄沙漫天,无聊的柳絮也胡乱飞舞,轨迹堪比魔术师的扫把。帝都夜晚的灯光也蒙上一层晦暗的尘土,模糊而脏污。叶修推开挂满雨丝的旋转门,空气中立即充斥着一股雨后尘沙的气味。除了打比赛,自己就从来没去过广州,他突然毫无逻辑地想,或许只是不理解黄少天为什么要不远万里来到北京。难道是他退役多年终于想来看看自己多年未见的前队长了?叶修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甚关心。
知道蓝雨战队的,就不可能没听说过战术大师喻文州。而这位鱼丸粥队长(张佳乐语)祖籍广州在联盟里也算是常识。但前两年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可能是微草特制的王不留行,退役了居然不在闲适的广州喝茶养老,反而跑来首堵来吸霾。对此叶修只想给这两个“老友”各包一个大红包,内含10张百元钞票大小的原浆白纸和一张第五套人民币中面值一元的支票一张。唉,叶修当时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缘,妙不可言。
中国人喜欢讲缘分,但这东西总是玄乎,用比较耿直的西方人的话来讲,就是命运。有一些东西,看见开头就猜到结尾,和台湾肥皂剧一个道理。
坦白说,黄少天要与他分道扬镳的时候,叶修没有感到意外。这段感情开始得莫名其妙,却结束得顺理成章。他们相互吸引,罪魁祸首可能是叶修的强大和黄少天的明亮。但他们不适合在同一条路上走下去。就好像两颗恒星互相接近,碰撞是万丈光芒,冷却是一地尘埃。
厨房的垃圾桶里散发出各种泡面混合的异味,盥洗室和洗衣篮都堆着许久未洗的衣服,房间永远没有安静的时候,身上总是沾着烤烟的气味,麻烦的儿化音和总也卷不起来的舌头······独身时出现的一点点问题,到两个人凑在一起的时候,不仅做了一个加法,事实上直接升级为平方。如果恋爱再也不能给人愉悦与幸福,那它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疲乏的生活杀死了他们的浪漫主义。爱情终于败给了她本身的造物。
这也不是说,叶修就成了一个心如止水的和尚。他一直记得黄少天的鲜活,和可爱。甚至偶尔还会想念黄少天超出常人的话量和语速。不过也只是想起罢了。
但现在他却遇见了现实。
在北京这个地界,黄少天的口音显得格外突出。加上他特有的虎牙漏风发音法和跳脱的说话节奏,以及最重要的,就别人说一句话的功夫,他能念完一篇《荷塘月色》。叶修只是刚刚从玻璃门这个隔音屏障里出来,就知道黄少天在他右边那条人行道上的不远处。没有思考,也没有迟疑。
“队长队长,北京的白斩鸡怎么这么难吃啊,还不如昨天的烤鸭,全聚德也没有说得那么神嘛。不会这就是南橘北枳吧,白斩鸡飞到北京怎么就成了又咸又涩的味道?我说队长,你是不是在北京呆久了都忘了蓝雨对面那条街上的茶楼里的菜是什么味道了,你当年的‘真爱’白斩鸡变成这样你也吃得下去?”
“还有啊还有啊,队长,你都多少年没回去了?不想念咱几个也就算了,连小笼包,虾饺,奶黄包也不想?北京这么干,吸气都不舒服。
……
“我去我去,来北京吸霾得永生是真的啊?哇,这里这里,还有沙。队长,你这几年不会就是过着和首都人民一起用肺净化空气的日子吧?队长队长,回广州一趟吧,我们请你吃肠粉凤爪双皮奶!”
…………
靠靠靠靠靠,这雨还滴我脖子里了,春天怎么这样啊,沙尘暴还没退呢又下雨了,看本剑圣,咳,本前剑圣教你什么叫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
…………
雨还在下,溅落在树叶和地砖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叶修不太能分辨清楚黄少天究竟讲了什么,尤其还要承受比喻文州的手速快出不知几倍的黄氏语速。记忆可能也上过锁,但叶修也只能对钥匙被捏在黄少天手上的这个事实叹息。开合都不受他自己的控制。
他们曾经在北京一起住过一段时间,其实就是一对情侣同居,和蓝天之下的千万对恋人没有什么分别。作为前电竞职业选手,他们本来都不是什么喜欢成天在外头闲逛的小年轻。但身边多了这么一个人,就好像世界都被他染上亮色,无论是做什么,好像只要在彼此的身边,柠檬水也和红茶玛奇朵一样甜蜜。今天去北海,明天上香山;海淀,朝阳,西单,东单,东城,西城······可以是为了游玩,也可以是想共进晚餐,也可能只是工作需要,两个宅男一起溜了那么多地方。北京很大,而且地盘一直像摊大饼一样扩张,从高处眺望,可谓一片浩瀚,不见边际,尤其是这里的空气常常不那么透明。不过黄少天每次见到那栋裤衩楼就要笑一次就是了,叶修再次没来由地想到。可能只是错觉,但叶修走过一条街道,驾车在高架桥上慢慢挪,陪父母逛逛公园,都觉得这好像是和黄少天共享过的时光。
然后这几个日日夜夜都在他的记忆中蹦跶的家伙啊,在今晚又走进了他的世界里,他能够听见,也可以看见。他说起话来还是像根炮仗,从出道起就没有变过:表情还是变得那么快,眼睛还是锐利而活泼;整个人看上去鲜活又耀眼。
黄少天自然地搭着喻文州的肩膀,一起在不宽的屋檐下走着,好像有聊不完的话。叶修懒得猜测他们是什么关系,不过在蓝雨的那几年也没有让他们擦出什么火花,现在也不大可能是什么暧昧关系。
但谁能说得准呢?几年前他们也都不可能想到叶修和黄少天终将形同陌路。
不过叶修还是玩笑似地希望微草的碧绿之光不要在王杰希退役之后还照耀着他。要不要多年以后行行好,告诉他看好自家喻文州?
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笑得恣意,好像灰蒙蒙的春季夜晚没有给他蒙上一点灰暗。他愉悦的笑容和叶修的记忆重合。他可能早已忘记他这个荣耀里的大Boss,毕竟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这当然算不上遗憾,他们不过是碰巧上过同一趟班车,下一站就不必再拥有彼此。
黄少天的身影在雨幕中模糊,春雨从来不会凶猛,但却激起一层雾气,他的背影最终在夜色中消失。
过眼云烟,悉数消散。
叶修拦下一辆过路的出租车,好让没带伞的他避开落雨的攻势。他看着被玻璃和水珠折射多次而显得光怪陆离的高楼灯光,突然想回家下个副本。离开联盟好似过了一个世纪,但他会一直陪伴荣耀,直到它的光辉散尽,这也是唯一一个不会主动离开他的东西。
前方绿灯,车子一刻不顿地向前驶去。
空气中湿润的灰尘气味还在弥漫。


END







·2200字写了一个老叶推门而出,拦车走人的故事。
·有很多东西没有交代,懒得写咯,脑补吧。